上海踩踏事件亲历护士:现场懂急救的人太少


仅仅三天之前,她们曾亲历了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当亲眼看着在踩踏中受伤的伤员躺在自己面前,听到警察喊:“有没有医生护士?”两个姑娘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之后的几个夜晚,她们都没有睡好。

现在,两个姑娘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目标。而她们说,自己只是做了一名医护人员应做的事,希望伤者能尽快康复。

回忆——

民警叫:有没有医生护士

两个温州姑娘马上走了上去

吴小小和潘盈盈,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2014年的最后一天,两人和另外两位朋友一起,从温州赶到上海跨年。

那天晚上,到了上海外滩,眼前的场景把一行4人吓住了:外滩上站满了人,脚根本由不得自己。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人,当时感觉都快窒息了一样,我就和朋友决定放弃原计划,赶紧往外挤。”事后,吴小小这样告诉记者。她们决定撤出,于是慢慢向外挪。

在移动过程中,吴小小、潘盈盈和另两名朋友走散了;于是两人就站在离踩踏发生地的不远处,等待新年的到来。

新年倒计时结束后,身边突然有人叫起来,说不远处出事了;几分钟后,又传来了警车的声音。直到这时,两个姑娘才知道发生踩踏事件了。

吴小小回忆说,一阵推搡后,她看到民警开出了一条道,伤员被送出人群。民警朝着人群反复叫:“现场有没有医生、护士?”

吴小小和潘盈盈对视了一眼,挤出人群,去帮忙了。

她们最遗憾的是

现场懂急救的人太少

“人群中空出了一块地方,被踩踏者横七竖八躺着,大约30多名,大多已呼吸骤停,瞳孔散大,还有个别鼻腔、口腔出血。”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当时的情景,吴小小仍然历历在目。两人赶紧对伤员采取心肺复苏术和人工呼吸,和她们一起参与急救的,还有一名来自杭州的护士,以及七八名外籍游客。

大约30分钟后,第一辆救护车到达,20多名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随后,其余救护车陆续到达。

“黄浦江边,天气很冷。我们没有设备,救援现场条件很简陋。”吴小小有些无奈地说,参与救援的外籍游客并非专业医护人员,但他们大多掌握一定的急救知识,而现场围观的国人懂急救的人不是太多,不然也许可以提供更多的帮助。

潘盈盈也说,她从业也有四五年了,但这么大规模的户外现场急救还是第一次遇到。

事后,回到宾馆的吴小小在微信朋友圈内发文说,希望全民都学习抢救技术。也就是这条消息,使她们受到了媒体关注,大多数人表示她们见义勇为,值得称赞。

事后——

姑娘是出了名的热心肠

事后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因为事件本身受到高度关注,吴小小这条朋友圈的消息,随后被广泛转发,从而受到媒体关注。

来自家人、朋友、同事甚至社会的关注让吴小小“压力山大”。第一天早上醒来后,她在朋友圈中更新了一条状态:“一秒钟(就)后悔发朋友圈,唉……”她说,身为医护人员,这本就是应该做的,她并不想出名。

温州媒体还对吴小小的同事进行了采访。有人说,生活中的吴小小是个“直肠子”,“当时,看到现场需要护理人员,她会马上去做,在朋友圈呼吁市民学习心肺复苏术,都是她的做事风格。”吴小小的一位同事这样说。

昨天,已回到温州家中的两名护士姑娘面对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天,她们一闭上眼,脑海中依然会浮现当时惨痛的场面,“新年后的连续几个晚上,都没能好好睡上一觉。”

(原标题:警察大喊:有没有医生护士?两个温州年轻护士站了出来)


我沐浴在美好的感情之中

快乐在交往之中。每天交流,有时亲情,有时友情,有时爱情。我的身体和灵魂沐浴在美好的情感之中,有同情,有关爱,有激情,有柔情。就像浸淫在一池清澈的温水之中,身心舒适,沾沾自喜。


乌克兰日记:绝望的滋味

我们前前后后奔走了三天,到各个民兵武装组织的军事据点去解释来意、签字画押,终于被同意到机场附近去拍摄采访。顿涅茨克机场因为它的战略意义,从东西部一开战就激战到现在。


不能让踩踏健忘症再跨年

踩踏悲剧发生后,网络舆论场在还原现场的同时,也在猜测悲剧原因中陷入了混乱。愤怒的人们习惯性地陷入灾难情绪中,从网络碎片化的传闻中寻找导致悲剧的原因并义愤填膺地脑补当时现场:有传闻称当时有人往下抛洒美钞造成哄抢,立刻便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可能的抛洒者……


对比东京和北京的票价

从地铁票价与居民收入的对比角度看,北京地铁票价比起东京略贵。北京地铁运营方在涨价后,能不能很好地实现盈利,能不能把让北京地铁更加人性化,恐怕是下一步的课题。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