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飙车案本周四开庭 公诉人称被告无视国法


新京报快讯(记者刘洋)备受关注的北京大屯路飙车案,将于本周四上午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

此前,该案两名被告人唐问天、于沐椿因刑事拘留期限届满,已被依法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公诉机关指控,唐问天和于沐椿于2015年4月11日21时许,分别驾驶 “兰博基尼”牌小型轿车与 “法拉利”牌小型轿车,在北京朝阳区大屯路隧道外环处道路上由东向西故意超速行驶,相互追逐,后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及护栏、防护墙等交通设施损坏,并致“兰博基尼”牌小型轿车内女乘客徐某腰椎爆裂性骨折,经北京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所受损伤为轻伤一级。事故发生后,于沐椿拨打电话报警,并与唐问天在原地等待民警处理。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问天、于沐椿无视国法,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且系共同犯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原标题:大屯路飙车案本周四上午开庭)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从聚焦庆安看腐败存量有多大

中国还有多少个“庆安县”,是类似的“政治生态”?如果没有舆论聚焦,举世关注庆安,那些实名举报者为什么不敢行动?“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极大的反腐积极性,如何发挥他们的作用?


应追查何炅的工资去哪儿了?

从07年开始,何炅老师把工资返还学校至今已是8年多了。我们不知道何炅老师在北外的工资是多少,如果每月是1万元,一年就是12万元,8年多的工资,算下来就是上百万元了,这点钱对于何炅老师不算什么,但对于一般的平民百姓来说,那是巨款啊!


袁大头官司能否打出法理情理

开化县汪大爷家中挖出的128枚“袁大头”,眼下面临着“充公”的可能。今日早报报道,由于老屋的两任房东和给汪大爷养老送终的村委会都介入,引出一场“袁大头”官司。


生男不如生女戳中的现实痛楚

在“生儿好还是生女好”这一问题上,63.2%的网友认同“生女孩幸福感更高”的结论,有26%的人表示“说不清”,只有10%的人认为“生男孩更幸福”;只有25.7%的网友还能勇敢地选择“愿意生男孩”;有49.7%的网友选择了“是因为房价高不敢生男孩”。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