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过半数小学生用APP写作业 视力受损引争议


原标题:广州百万小学生过半用APP写作业 视力受影响引争议

南方日报讯 (记者/陶达嫔)作业不再手写,动动手指、戳戳屏幕就能完成作业。“互联网+”风潮正逐渐转入学生课堂内外,手机平板代替作业本,小学生用APP写作业的现象开始成为常态。记者从国内某在线教育平台发布会获悉,广州目前约90万的小学生中,有一半学生正在使用App软件写作业。

APP软件逐渐替代作业本,究竟是丰富了学习体验,还是对孩子视力和自控力考验?记者近日走访多位广州的师生家长,不同家长观点不一。有家长赞它是“作业神器”“急救站”,孩子已逐渐习惯回家跟着手机练口语、看图画学数学。也有家长认为,用软件写作业是一把双刃剑,让有依赖心理的孩子不爱动脑,但是也可以帮助不会做题的学生。

记者走访广州多位师生家长了解到,不少同学所在班级有过半同学都在使用App软件写作业。据“一起作业”APP软件负责人称,目前广州90多万小学生中,有月45万小学生在使用“一起作业”做作业。

用APP做作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有家长描述称,孩子回来“玩”10到20分钟就能把作业完成。记者打开此类APP发现,目前小学生应用的APP作业软件大多是老师、家长、学生共用的三方端口的软件——教师留作业,学生做作业,家长查看作业报告。老师可以在平台上组卷、布置作业;学生做完作业软件自动给出分数;家长通过App查看作业报告,及时了解孩子的学习进度及在全班的状况。

不过,尽管APP写作业成为当下新风尚,但传统写作业方式仍未被完全放弃。广州某小学班主任陈老师告诉记者,APP做作业是一种课堂补充,并非所有科目都适合APP写作业的方式,老师也在积极寻找App写作业与手写作业融合的分寸感。“目前实际的情况是班里50个孩子,大概有20到30个学生会用这种智能模式作为补充,传统的书面作业仍在布置当中。”

[观点PK]

支持:APP让孩子寓作业于乐

对小学生用APP做作业的现象,不同家长观点不一,不同学科的老师观点也不一样。

对于英语、语文等语言类的学科,任课老师认为,纸质作业往往无法训练孩子的听说能力,而App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图文并茂的演示方法让孩子特别是低龄段的孩子更能够学的进去。一位使用App辅助课堂教学和作业布置的英语老师表示:“我们要求学生记忆单词,语法和句型时,学生往往处于被动的学习状态,一起作业通过故事、动画等方式,让学生乐于接触和理解英语,更好地运用英语。”

在家长看来,一年级陈同学的妈妈对APP做作业方式大为支持,她说,孩子回来“玩”10到20分钟就能把作业完成,更神奇的是,App能够逐步吸引引导孩子进入小学学习状态,孩子的学习状态和学习效果都因此有了提升。另一位三年级家长则认为,App可以提高孩子的听说能力,还能看到其他同学有没有做作业,能同步和班上同学交流,孩子做作业的积极性因此得到提升。

反对:电子产品伤眼又影响自控力

App做作业软件的逐渐盛行,也令不少家长质疑、担忧甚至排斥。天河某小学一位小学六年级学生家长表示,由于高年级作业量、和题目思考性的增加,孩子拿起手机就要持续盯着屏幕一个多小时,对孩子视力影响明显。“三年级时还没近视,六年级已经近视了。”

除了担心电子产品影响视力,一些家长还担心孩子在习惯在线学习后,会导致他对电子产品的过度依赖。尽管有的APP做作业软件设计推出了“护眼”功能和“家长管家”功能——每次作业控制在20分钟以内、每10分钟弹出休息提示;让孩子在做作业时不能访问除了做作业之外的网站等,但家长还是会担心孩子不自觉地玩游戏,家长难以了解虚拟作业完成情况等问题。

来源:央广网


官场到底有没有“小圈子”?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美国总统任人唯贤?任人唯亲?

在奥巴马就职的前六个月里,就有超过1000名新联邦雇员获得了任命,真可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两任书记:一个霸道一个随和

当年送走安书记的时候,不少人都说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位“大爷”盼走了,因为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批评,有些还是当众不留情面的骂。而马书记离任时,很多人还有点舍不得,觉得调走的是一位“好领导”。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