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浩执行死刑前与父见面: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原标题:没有道别的最后一面

昨日,见完儿子最后一面的林尊耀回到酒店,靠在墙上。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昨日,见完儿子最后一面的林尊耀回到酒店,靠在墙上。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61岁的林尊耀皱着眉,眼窝深陷,和一年前相比,眼神更黯淡无光。

从居住的酒店往北走到法院,不到500米。快接近的时候,林尊耀走得几乎贴上了外墙的栏杆,躲避着来自媒体的镜头。

略微地弓着腰,低着头,步速极快,双手插在黑色夹克的上衣兜里。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他与儿子林森浩一审时见面的地方,2015年12月11日,父子俩在这最后告别。

焦虑的等待

昨天上午9点多,林尊耀进了法院的登记大厅,这比法院通知他的时间早了近4个小时。

三天前,他接到上海市二中院的通知,“上面的通知下来了”。林尊耀的头“嗡”了一声,在他看来,“上面的通知”指的就是儿子的死刑核准。

林森浩的辩护律师唐志坚告诉林尊耀,这意味着“最后一面”。

林尊耀不觉得这是“最后一面”,他还抱着希望:拿到死刑核准裁定书更重要。

来法院的前一天,他从汕头农村的老家奔赴北京,前往最高检,因为没有死刑核准裁定文书,无功而返。

上海二中院的登记大厅里,坐在墙角消防箱上的林尊耀,一言不发。

他一会站起来,背对着想要采访他的记者,一会又坐下,掩面、沉默。

弟弟林尊荣不停地拨打着主审法官的电话,“(打)30多个了,一直不接。”

等待了近一个小时,林尊耀坐不住了。他几次试图冲过大厅的安检门,终究被法警拦下。

上午10点37分,法院来人接待了林尊耀,但不到半小时,“主审法官没有见到,让下午一点再来。”

最后的10分钟

不到12点,林尊耀就往二中院去了。这次,他如愿进去了。

门外的家属守候了3个多小时,出来的林尊耀对他们说,“儿子见到了,说了两次话,不到10分钟。”

在最后的10分钟里,林尊耀和林森浩隔着一扇玻璃窗,两人离得有四五米远,身后都是法院的人。

玻璃窗那面,林森浩的脸在父亲的眼里有点惨白,“他看起来有点害怕。”

“到底是什么导致的黄洋的死亡?为什么两个检验报告的结果不同?”诀别之际,林尊耀还在追问着儿子案件最初的细节。

仍不放弃,他告诉儿子,他对案子仍有怀疑,“但还没怎么说就都被身旁的人打断。”

“事情你到底做过没?为什么中间坚持不换辩护律师?”他最想问的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儿子的答复。

林森浩只是说,“现在都没用了。”这句话,儿子重复了两遍。

他最后对父亲说:“爸,对不起。”

“我怎么不怨他?”

临别之际,林尊耀没有跟儿子说出道别的话语。

或许是他没记起来,他总说现在的记性不好,很多事情都忘了。

林森浩被执行死刑,大约是在昨天下午4点。

陪同林尊耀来上海的亲友们,手机上都弹出了这个消息。

这位父亲躲开众人,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里,不再出门。

从家出门前,他给妻子的药瓶上贴了字条,写好了每种药的吃法,“她有心脏病。”

还是试探着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女儿哭个不停,他急了,“你这样哭,让你妈知道了怎么办?”

放下电话,他自语道:“就算是我死了,也不让家人再出什么事了。”

“我怎么不怨他?我辛辛苦苦把他养这么大……”这位61岁的老人,不断摩挲着干枯的双手。


再不开个会,都没钱去旅游了

如果想出省学习考察,厅级干部带队要分管副省长批,处级干部要厅长批,事先要报线路、报项目……啊,真有这么麻烦吗?


互联网金融靠老头老太供养?

在金融市场的管理上,我们看不到政府在类似管理互联网造谣的那种决心,而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当对社会的杀伤力几乎是相当的。


朝鲜有了氢弹,中国怎么办?

好在就在小金同志宣布拥有氢弹的当天,朝鲜两大知名文艺团体——朝鲜国家功勋合唱团、牡丹峰乐团抵京,将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三天。或许,前者是假戏,后者是真演,小金同志早有安排,我们就看戏吧。


城管,请你不要这么凶

下一次,当你准备对摊贩开骂、动手时,请冷静想一想,这些所谓的“刁民”也是为人父母者,在孩子们眼中他们也是温柔的母亲、如山的父亲,他们用肩膀扛起的是孩子们的美丽梦想,他们应该得到包括城管在内的全社会的理解和尊重。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